<pre id="lxb57"></pre>

    <sub id="lxb57"><span id="lxb57"></span></sub>

    <big id="lxb57"><big id="lxb57"><nobr id="lxb57"></nobr></big></big>

          <rp id="lxb57"></rp>

      你吃過稻田魚嗎?這種魚在稻田里只吃花穗雜草病蟲,半年尾重不足半斤

      清遠三農 2022-06-05 13:42:30


      魚本不會生活在田地中,所以,稻田魚應是魚類中的遷徙族。每年3月,幼小的魚苗被放入地里,歷經6個月的田園生活后,成為一道道盤中餐。一直以來,稻田魚以其骨小肉多,鮮甜可口,享譽美食圈。


      但如今,稻田魚真的太少了,近30年里,農業產量指向下,農戶們大量使用化肥、農藥,對稻田次級生態圈造成破壞,稻田魚幾乎絕跡于部分農村。今年9月,自幼以捉魚為樂的廣州市民秦萬里報名參加2015年連南稻田魚節,寄望于以此尋回健康、生態的農業氛圍,追憶童年時光。


      而在距離秦萬里逾280公里外的連南,逾4萬公斤的稻田魚在千畝田野中游動,大坪村村民唐莉芳與其他近千戶農民,等待著豐收的一刻。對游客來說,稻田魚是一道美食,但對“唐莉芳們”來說,稻田魚是發展的希望,也更像一門科學。



      起源
      稻田養魚始自唐代
      原為節省田間除草


      稻田養魚是連南“八排瑤”千百年流傳下來的頗具民族特色的耕作方式,最初“八排瑤”的先祖放養稻田魚是為了節省田間除草的勞動,隨后逐漸發展,形成當地特有的一種生產方式。稻田養魚這一類型的生態農業,是嶺南特色農業之一,早在唐代已有起源。


      捕魚 攝影:周婉婷 由連南政府提供


      據《嶺表錄異》(地理雜記,全書共三卷,唐劉恂撰,記述嶺南異物異事,是了解唐代嶺南道物產、民情的有用文獻。也是研究唐代嶺南地區少數民族經濟、文化的重要資料。)卷上記載的嶺南地區利用魚改造土地貧瘠的山坑田,是后世稻田養魚的起源。


      傳說中,在隋唐時期,排瑤人的祖先經辰州、道州等地遷徙到連南的大山里,從此在此處過著游耕生活,自宋代始結寨定居。,他們將房屋修建在地勢險要易守難攻的山腰上。山寨四處設防,壁壘森嚴,以抗御外辱。瑤族定居后,開始了稻田養魚,耕種的方式。

      衰榮
      農藥曾讓稻田魚消失
      而今又發展至2000余畝


      多年以后,到了秦萬里這代人,稻田魚的意象更多是浪漫的。它是童年的味道,秋天里的一抹亮色,還是豐收的喜悅。



      秦萬里說,在他小時候,農忙時節,進田捉魚就是最快樂的事情,像節日般。他會跑到親朋好友的田里,與他們一起抓魚,渾身泥漿,卻樂在其中。與秦萬里同齡的連南人陳建業,在瑤區長大,談起稻田魚,他就想起涼爽的秋風,光腚、滿身泥巴的小伙伴,撈到大魚的成就感。

      70年代至80年代,瑤區山民仍保留著傳統的務農形式,農忙時節,親朋好友會互相幫助收割稻子,勞動間隙,大人們便在田邊搭起火爐,或煎煮,或燒烤幾條稻田魚吃,作為一種勞動的犒勞。小朋友到伙伴家幫忙時,別家大人還會送上幾條稻田魚,提著魚帶回家的心情,陳建業記得,滿是自豪。晚上,母親呈上一盤煎好的稻田魚,一家圍坐聚餐,“那種感覺,現在吃豪華大餐也比不上。”

      這份記憶在現實中越來越難得了。小泥蟹消失了,小泥鰍消失了、稻田魚也逐漸消失了。


      稻田魚豐收季節,村民背著小孩在田間抓稻田魚。


      在秦萬里印象中,近30年來,稻田魚的蹤影日漸減少,老家的地或出租或丟荒,“田都沒了,又哪來的田中魚。”他說,自己奮斗了幾十年,從農村到城市,生活條件好了,同時也見證了農村的衰落。務農艱難,不少農民為生活所迫,為了產量,不斷向自己賴以生活的土地注入“慢性毒藥”,過去田地里生機勃勃的場面已不復存在,兒子一代的人,對稻田魚乃至稻田很無知。


      正因如此,今年,他帶著一家人來到連南,參加稻田魚節,除追憶自己童年時光,還想讓自己的孩子對自然了解更多。更重要的是,他想傳遞一個信號讓農民知道:不靠化肥、農藥,一樣能賺到錢。

      與秦萬里的“文藝”路線不同,陳建業更像是一名“實干派”。他成立了一家特色農業企業,利用電商的方式推廣家鄉的農特產品,甚至以O2O模式推廣稻田魚,發展本地生態旅游,“你要讓農民賺到錢,他們才會更自覺地杜絕化肥。”

      于此同時,政府也在行動。2011年,連南稻田養魚面積達300畝,但養殖方式較為傳統,單產也較低。在連南縣農業部門的爭取下,2012年廣東省節地節水高質高效漁業示范園區建設項目(以下簡稱示范園區建設項目)下達連南瑤族自治縣,至今稻田魚面積不低于2000畝。

      算賬
      一畝稻田魚
      抵上“十擔稻谷”


      2014年,連南瑤族自治縣首屆“稻田魚節”正式開幕。來自珠三角各地的萬名游客走進田間地頭,這是連南稻田魚首次向公眾亮相。

      近幾年,稻田魚成為連南當地著重推廣的特色農業方向之一,歷史悠久的稻田魚,在產量指向的農業生態中打了個滾,再次成為農戶們的希望。


      剛剛收獲的稻田魚。


      除建立示范園區外,連南縣組織技術人員到田間,指導農戶如何利用現有條件,做好田間魚溝開挖、修葺等技術指導,舉辦培訓班,使農戶從傳統的自給自足的簡單養殖觀念轉變為利用現有水產新技術提高養殖產量、養殖質量的觀念,使農戶從被動的簡單生產轉變為主動的田間管理,提高稻田魚產量與質量。

      同時,該縣做產后銷售工作,聯系和組織農業企業、當地稻田養魚合作社、稻田養魚協會以及酒店對稻田魚成品進行收購。由于魚品質高,商家紛紛主動聯系農戶要求批量購買,收購價格達到30—35元/斤。

      在“九山半水半分田”的連南,人均可耕種面積小,稻田魚是充分利用土地的好辦法。

      連南大坪鎮大坪村村民唐莉芳家有2畝地,以前兩夫妻都在外打工,家里的田出租,今年3月,她拿回田,投入2000多元購買魚苗,“現在稻田魚30多元/斤,比養豬還要好”。如今在大坪村,村里許多農戶都養有稻田魚,年均收入逾千元,抵上十擔稻谷。


      科普
      稻田與魚共生互惠
      無需施用農藥化肥


      從浪漫的意象中走出,稻田魚的養殖,更像是一門科學。盡管難以追溯,但可以想象,一開始“遷徙”到稻田中的魚,是魚龍混雜的。如今留下的主流稻田魚———鯉魚及少量鯽魚,是這個次級生態圈自然選擇的結果。他們的共同特征是繁殖能力、生存能力強。



      ▲隨著稻田的水排去,稻田魚一一露出水面。


      鯉魚喜歡在水色比較暗褐、透明度較低的水域中生活,能耐寒、耐堿、耐低氧,對水體要求不高,能在各種水體中生活,只要水域沒有被污染,就能生存。在一個繁殖季節里,一條鯉魚能產幾十萬粒卵。.

      冷水田養半年尾重不足半斤


      很大程度上,稻田魚是天生天養的。魚苗于春耕時放養于稻田,采用高山流動泉水養殖(俗稱冷水田),秋季稻田收割時收成,生長期達6個月,尾重2至4兩,少數能達到半斤。養魚稻田做犁耙時施足基肥,插禾后七天左右放魚。每畝稻田大約放優質鯉魚、鯽魚、福壽魚等200—300尾。過段時間再增放數百尾鯉魚秋子搭配養殖,供第二年魚種放養需要。

      要放種,須存種。每年9月后,農戶們賣出大多數稻田魚外,還會留下一些“漲肚魚”(產卵魚),放回稻田邊的小池洼,喂以牛糞、水稻穗頭等,承擔著稻田魚家族“傳宗接代”的重要責任。



      為了增加稻田魚的產量并提高其質量,農戶須加高加寬田埂(田基),使其寬度、高度達到50㎝左右,保證不漏水、垮塌,還可采用水泥板或三合土護坡,防止黃蟮、田鼠、蛇穿洞,導致漏水逃魚。


      養殖稻田魚還須開“魚溜”(漁溝和魚塘)更像是為稻田魚們提供“臨租房”,除可讓稻田魚逃避蛇、鼠等天敵外,還可解決曬田、施肥矛盾,在農業實踐中發現,生活在“臨租房”中的稻田魚產量更高。


      除“住房”外,農戶還要開好進、出水口,用竹、木、尼龍網、鐵絲網等材料做成弧形的“大門”(攔魚設置),魚塘上再搭一個涼棚,供魚避暑防寒。  

      食用稻穗魚鱗偏軟更營養美味


      據統計,如今在連南瑤山上分散種養的面積超過2000多畝,每畝產稻米250公斤,產魚30-40公斤。在華南瀕危動物研究所動物生態與恢復研發中心研究院胡慧建博士看來,稻田魚之所以能在連南大量繁殖生長,很大程度與其區域的“光、熱、水、肥”的氣候、地理條件有關。



      大坪鎮小板東村秋色,稻田內養著魚兒。


      在稻田里養魚,魚與稻谷是一種相互依存的生長模式,稻田能提供雜草、蟲和稻花給魚取食;而魚又能為稻田清除雜草和病蟲,達到相互促進生產的效果。因此,稻田里不施用任何化學合成的農藥和肥料。據胡慧建介紹,稻田魚與水稻形成的生態系統,可以構成自我循環,共生互惠。

      稻田魚的鮮甜由來也與其養殖方式息息相關,由于稻田魚食用水稻自然散落的花穗,吸收了大量的有機營養,其味道與肉質與普通鯉魚不同,被認為營養價值更高,甚至連魚鱗都偏軟,可供食用。除此之外,稻田魚個頭也更加圓潤,頭部與腹部呈圓狀,與普通鯉魚存在差別。


      來源:清遠日報

      編輯:安然



      Copyright ? 蘇州水產種苗養殖聯盟@2017
      精品玖玖玖视频在线观看,国产自国产自愉自愉免费24区,国产裸体美女视频全黄,久久99国产综合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