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lxb57"></pre>

    <sub id="lxb57"><span id="lxb57"></span></sub>

    <big id="lxb57"><big id="lxb57"><nobr id="lxb57"></nobr></big></big>

          <rp id="lxb57"></rp>

      【伯都訥傳說】《血淚鰉魚貢》之一

      寧江發布 2022-05-31 15:54:10

      點擊上方 ?關注我們

      話說,咱今天就開始連載

      《血淚鰉魚貢》系列文章啦,

      聽說,讀過的人都拍手稱好,

      可不咋的,內容老有意思了,

      那還尋思啥,咱就開讀吧~~

      先為小伙伴們,續上一杯茶,

      您且細細地品,小編且慢慢道來~~

      咱呀,先看看引子↓↓

      引子


      公元21世紀初,一群文化人肩背行囊,手握書筆,步履蹣跚地行走著,似乎在尋找著歷史的遺跡。

      他們跋涉在一馬平川的草地上,走近松嫩交匯處——三岔河口,但見江面寬闊,水深流急,磅磅礴礴,一瀉而下;兩岸莊稼繁茂,綠草蓊郁,一派生機。

      他們健步走上伯都訥古城遺址,用手撫摩石碑,口中輕念:“吉林省重點保護文物……”,抬眼觀望:四周長臥的廢城墻,城內倒塌建筑物的土包瓦礫,城外堆積成小山的點將臺,都依稀可見。


      ?

      他們登上寧江區城最高樓,放眼望去,高樓林立,街道整齊,樹掩寺廟,花托廣場,大江安然,雙橋飛架,真乃“古州日月換新天,飛速崛起現代城”。

      筆直、寬闊的伯都訥大街,遼金古建筑式的伯都訥歷史博物館,擺滿文物古跡的展示大廳。

      這群文化人正襟危坐。檀香藏柜開啟門扉,有人雙手從柜中取出一個黃綾子包裹,放在桌案上。黃綾子徐徐展開,顯現出《伯都訥鄉土志》大幅封面,繼而豁然顯現古樸典雅的《扶余縣志》大幅封面。封面掀開,展示出如下文字:

      乾隆年間,朝廷遣南遷至京師的部分錫伯族人回駐伯都訥一帶支應鰉魚差務……直接轄于內務府,在地方由“務戶里達”管理,統一進行捕養鰉魚和進貢活動。


      一位老者雄渾的話音:“鰉魚,又稱鱘鰉,系海洋生物。古稱鳣,魚綱,鱘科。每年春末夏初,鰉魚由大海回游,溯江而上,進入松花江、牡丹江中下游產卵繁殖。成魚體長5至7米,背灰綠,腹黃白,體形似鱘。該魚肉多味鮮、肉白脂黃,卵尤名貴,是松牡流域人們不可多得的食品。伯都訥松嫩交匯處——三岔河口一帶上下百余里,江面寬闊,水深流急,江底水草豐厚,加之多種魚類聚集,是素稱魚類之王的鰉魚繁衍生息的絕好之地……”

      原來呀,

      鰉魚和咱這兒嘎達有密切關系,

      那最初是因何而起,后來發生啥事兒了,

      咱呀,先從第一章講起~~

      第一章

      三岔河口水闊深 ?盛產鰉魚貴似金

      錫伯族人事漁獵 ?食肉衣皮度日新


      話得從明末清初的年代說起,剛剛入關的大清朝廷竭盡全力欲統一大中國,而明朝的殘余勢力不甘心退出歷史舞臺,拼湊殘兵敗將行反清復明之舉,政局很是混亂。素稱松漠的伯都訥也同樣處于不穩定的狀態之中,蒙古族中一部分反抗朝廷勢力與沙俄勾結起來,時常來騷擾,民不安生。更令伯都訥人困惑不解的是盛產肥魚的三岔河口一帶,魚產量逐年減少,大有絕跡的趨勢。最近又突然出現一種怪現象:大江水面上有時躍起一種體大如漁船的魚,一排排的騰空而起,有時在暗中撞翻漁船,或躍出水面將在江邊飲水的牛羊拉下水,造成人畜傷亡。這種怪現象真使集居的伯都訥把持漁獵數百年的錫伯族人惶恐萬分。

        說起這錫伯族人,還真有其來歷。他們原是古代鮮卑的遺民。鮮卑最早居住于塞北廣大地區,屬東胡族系。后來東胡為匈奴所破,分為烏桓和鮮卑。鮮卑逐漸興盛以后,又分為東部鮮卑和北部鮮卑兩大部。史書上又稱北部鮮卑為室韋。室韋最初活動在大興安嶺南北廣闊的森林地帶。室韋又逐漸分成許多小部落。額爾古納河東岸的蒙兀室韋向西遷入蒙古草原,后演變為蒙古族。南室韋則長期活動在大興安嶺南部及洮兒河與松花江流域。金元時期,居住在嫩江、松花江沿岸的室韋人稱為“水達達”,意思是居住水邊從事漁獵的達達。這部分水達達人,即錫伯族的先人,他們與女真人長期雜居交往,后來也操女真語,即滿語。說是唐代薛仁貴東征高麗時派人到室韋征兵。居住在嫩江、綽爾河流域的室韋,由該族楊吉爾氏伊親王、瓜爾佳氏雙親王、蘇木爾氏國親王、富察拉氏多巡親王和圖克蘇里氏白老將軍率領五大姓(即后來的楊姓、關姓、蘇姓、富姓、佟姓)之兵,前來伯都訥、郭爾羅斯一帶助戰。這五大姓的后裔便成為居住在伯都訥達戶屯等地的錫伯族人了。

        各地的錫伯族人歷來都以漁獵為生,當然伯都訥的錫伯族人也不例外。況且三岔河口上下百里鯉鯽鰲鳊鲌鲃鲇鰱等魚產豐盛富庶;兩岸茫茫大草原獐狼狍鹿、雉雁鷹鴨等禽獸鋪天蓋地,更令他們不會舍漁獵而事它。再者說這些錫伯族人都是四親王、一大將之后裔,王者之風世代相傳,他們獨霸漁獵,不準當地土著民有絲毫可乘之機。雖然土著民忿忿不平,也曾據理相爭,終因錫伯人剽悍善戰而無濟于事。所以土著人想食用漁獵之物,只能以方物交換或高價購買了。

        光陰荏苒,到了大清國初期,三岔河口一帶江面出現如此怪現象,不知何故。錫伯族漁人也想些辦法,想馴服這種怪魚,有的用鋼叉叉魚,結果是輕者被魚將鋼叉帶入江底,漁人一無所獲,重者鋼叉尚未出手被魚尾把漁人打入江中而葬身魚腹;有的將幾條漁船連接起來,用粗繩大網去捕撈惹得怪魚發狂地擺動尾巴,激起數丈浪花和江底卵石,四處飛濺,甚至出現船翻網破魚逃走的情況。多次嘗試都未成功,反倒傷亡了許多人,鬧得人心惶惶,甚至擔心今后的生存。

        人們在紛紛祭拜天地神、河神和祖先之余,也紛紛議論。有人說這離奇古怪的事情不斷出現,恐怕是不祥之兆,一定是我們在捕魚時得罪了河神,河神要懲罰我們了;也有人說這是妖魚興風作浪,我們將要大禍臨頭了,不如趁早遷往外地;還有的說一準是大清朝造的孽,他們推翻明朝不占天時,惹惱了上蒼,上蒼卻降災于黎民百姓。眾說紛云不一而足。接著不知道從哪來了道長之流,說什么九十九龍鬧大清,不出九十九天不但伯都訥人將有滅頂之災,大清朝也將被鄂霍次克海之龍取而代之,如想保住伯都訥人,保住大清朝,就得用九十九個真童子投水祭龍,使神龍安然返回海底龍宮。

        說得人們心驚肉跳、毛骨悚然。竟然有人開始張羅征集男童,籌備祭龍了。

        居住在達戶屯的關姓族長站出來反對,他說:“道長所言毫無根據,是在蠱惑人心。我們受天地神的保護,年年漁獵豐盛、糧果充盈。如今江中出現巨大魚類,預示我們的漁業將有新的發展,這一定是天地神的恩賜!我們今日未能捕得這種魚,是還沒有掌握馴服它的方法,這不過是暫時的,我們一定會成功的!”

        說罷跪地對天呼喊:“圣明的天地神啊,錫伯族小民給您叩頭了!”引得眾人也都跪下來隨他叩頭,高呼。

        那個道長張開雙臂聲嘶力竭地大叫:“罪孽呀,罪孽,你們就等著九十九龍大鬧伯都訥吧,你們就不怕人人都葬身龍腹嗎?……”

        居住在雙屯子的蘇姓族長大聲斷喝:“停住你的嘴,邁開你的腿,滾吧!錫伯人是智慧和能力的化身,世代捕魚狩獵,沒有捕不了的魚,沒有獵不得的獸。”說到這他舒展開緊蹙的眉頭接著說:“鄉親們,這神魚的出現,一定是天地神的恩賜,我們有能力馴服它,叫它為我們造福。各姓氏注意,自今日起10日內不準撒網打魚,這是我的命令。另外,可在河中捕撈7種魚各百斤。在第11日早上辰時,聚集到三岔河口岸邊,祭天、祭河神、祭祖、祭魚,不得有誤,本族長自有安排。”

        蘇姓族長為人豁達、干煉,其他四姓族長都很佩服他,他自然為五姓之長。四姓族長聽了蘇姓族長的話,都表示按蘇姓族長吩咐的辦,等候蘇族長發落。

        此時,那道長早已偷偷溜走了。

        猶如一眨眼10天已經過去,第11天大清早三岔河口東岸便人山人海了。錫伯族人幾乎是全屯出動,五姓族人抬著七簍魚來了,女真族、契丹族,以及漢族等也來了許多人,站在外圍看熱鬧。

        但見靠水邊搭起一座高高的木制祭壇。壇上旗幡招展。壇面并排擺著三張高桌,分別供奉著天地神、河神、錫伯族先祖的牌位,天地神居中。高大祭壇前有一個較為矮小的壇,是供祭魚用的,上面橫放一條丈余長的灰綠色大魚。

        祭祀開始,五位族長身披黃綾,以蘇姓為首登上大祭壇。他們為天地神、河神、先祖點燃高香,命壇下鳴放鞭炮。

      蘇姓族長高喊:“錫伯族人皆跪!”

      ?  眾人就地而跪。

       ? 蘇姓族長宣祭詞:“天地人的主宰,圣明的天地神啊,請將兇猛、味美的魚中之王‘鰉魚’恩賜給伯都訥三岔河口的錫伯族窮苦的子孫吧,錫伯族人世世代代虔誠祭拜您啊!主宰大江大河的仁慈的河神啊,請將天地神賜予錫伯人的神魚轉交給苦難的錫伯子孫吧,這些生靈將永遠崇拜您無敵的神力啊!錫伯族智慧、圣明的列祖列宗啊,請以你們一往直前的神力保護可憐的子子孫孫獲得可以脫離苦海的神魚吧,我們將永不停息地用其肉其血祭祀以示大敬大孝啊!”

        宣完祭詞,五位族長向天地神、河神、先祖施以三拜九叩的大禮。禮畢走下大祭壇,來到祭魚壇前。

        蘇姓族長用手指著那條大魚說:“鄉親們,這就是近日來在江中興風作浪、傷及人畜的怪魚,它叫‘鰉魚’。請諸位千萬不要以為它是來害咱們伯都訥錫伯族人的,而是給我們降福來了!這是千真萬確的!就在我命令停止捕魚第5日夜里,我夢見了萬能的天地神,他告訴我他已命令河神將鰉魚轉交給你們了,你們下網吧!臨走,天地神又說,河神缺少一座直接觀察你們捕捉鰉魚的房子。說著,我還沒來得及叩頭謝恩,天地神就不見了。本族長經過深思明白了天地神的旨意,經過幾天的籌備,今天舉行祭祀儀式,并開始下網捕撈鰉魚!”

        群眾站起來一陣歡呼。

        蘇姓族長要求錫伯人排著隊來觀瞻大鰉魚,到近前要上一柱香,并三叩首,回去時口中叨念天地神、河神、先祖的恩德。

        觀瞻完畢,蘇姓族長宣布用這條鰉魚祭天地神、河神和先祖。

        從大祭壇背后走出披頭散發、身著魚皮衣飾、手持鋼叉的十名彪形大漢,在大祭壇前橫列一排站定。

        蘇姓族長說:“這是本族長請求天地神派遣來的祭祀天使、捕鰉神將,特向我們傳授祭祀和捕鰉方法,親鄉們可別辜負了天地神慈愛之意呀!”

        民眾“呼啦”一聲跪地仰天高呼:“仁慈的天地神啊,賜福于忠誠您的罪民吧!萬能的天地神!”然后伏地連連叩頭。

        十名大漢手持鋼叉,在場內列隊表演船上叉魚的動作,表現出勇猛、快捷、有力的姿態。突然單手將魚叉猛力擲去,只見魚叉帶著連腕的繩索一齊飛出。大漢牽著腕上繩索迅速跟過去,魚叉一齊插入草叢中,搏得在場民眾一陣熱烈掌聲。

        蘇姓族長說:“方才表演的是用‘連柄叉’叉魚的動作,還有‘脫柄叉’叉漁法、擋亮子捕魚法、悶棍捕魚法等等,方法多著呢,沒有錫伯族捕不了的魚!”

        又是一陣歡呼聲和掌聲。

        蘇姓族長命令十名大漢即祭祀天使進行祭祀。

        這十名祭祀天使放下手中的魚叉各從腰中抽出一把尖刀,走到大魚近前,首先割下魚頭,放在柳條筐里。二人抬著,登上祭壇,擺在天地神牌位前。又割下兩大塊魚身子,分別擺在河神和先祖牌位前。再將魚尾部分用刀子橫七豎八地割了許多口子,用盆盞接魚血。然后,他們各個端著盆盞走到民眾近前,先將魚血喝進口中,再噴到民眾的臉上。

        蘇姓族長高喊:“眾人皆跪,叩頭!”

        祭祀罷,掘坑將魚頭、魚身、魚尾埋下,以示對天地神、河神、先祖的虔誠。

        蘇姓族長命令各姓將各自七簍魚撒入江心,過了一會兒只見江面已不平靜,有波浪微涌和水花輕射。這時,蘇姓族長示意十名大漢即捕鰉神將登船捕鰉。他們分成五組,每兩人駕一條漁船。一人劃船,一人手持脫柄魚叉,立于船頭,伺機刺殺鰉魚。只見五條船飛速駛入江面中心,左右盤旋,橫沖直撞,蕩起層層波濤。立于船頭者,不斷用魚叉擊打水面,激起丈高浪花。鬧騰了一陣,漁船退回水邊,等候動靜。江心水面剛剛恢復了平靜,突然浪花翻騰,許多條鰉魚躍出水面。五條魚船飛速沖上去,鰉魚見了有的向遠處游去,有的張開大嘴直奔漁船。漁船忽而機警躲閃,忽而猛沖至鰉魚尾后十余丈,看準時機擲出魚叉,準確地叉在鰉魚鰓里,船上人緊緊抓住魚叉的繩索。鰉魚帶著傷痛向前疾游。由于叉上設有倒鉤,牢牢鉤住魚的骨肉,所以魚拖著船在水面上疾馳。魚掙扎了一氣,精疲力竭,反過來船拖著魚駛向岸邊。叉魚者再抓住魚叉柄,使勁撮魚鰓使其猛痛,隨即松開手,魚自然一躍登岸,無力地躺在草叢中,當然也有雙手拽著魚叉柄,硬把魚拖上岸的。這些灰綠的魚各個都有一丈五六尺長,在草叢里掙扎了一陣子,就都無聲無息了。就這樣,不到一個時辰岸上堆積了六七十條鰉魚。蘇姓族長呼喊捕魚神將停工收船上岸。

        民眾圍觀這些大魚,心中產生一種幸福感,不知說什么好。

      蘇姓族長大聲說:“鄉親們,大家看到了吧!那個無名道士所說的九十九條妖龍所剩無幾了吧!哪有什么妖魚,這是天地神恩賜的河神執行的,給我們送富貴來了,這也是咱們的先祖積的德啊!這鰉魚渾身是寶,魚肉可做鮮美的食品,魚皮可制華麗的衣服,魚骨可磨制珍貴的首飾。伯都訥錫伯族要永世大富大貴了!”

      人們齊喊:“仁慈的天地神,降福的河神,功高德厚的先祖啊,給你們叩頭了!”又一齊跪下,頭觸地,連連叩頭十幾次。

        蘇姓族長接著說:“錫伯族是勤勞、智慧的民族,富貴不是等來的,是用雙手創造來的,大家都要好好學用現有的捕鰉方法,并要創造更新更好的方法,征服鰉魚,為自己造福!”

        民眾鼓掌,呼喊請族長放心。

        蘇姓族長又說:“今天收獲的鰉魚分給楊關富佟四姓各10條,其余的歸我蘇姓,今日都嘗嘗鮮,明日開始籌備,10日后開始下水捕捉鰉魚!”

        民眾又是一陣歡呼。

        蘇姓族長最后說:“今日的重大收獲,多虧了天地神派遣來的這10位祭祀天使、捕鰉神將了,夜晚就回神宮向天地神匯報去了,大家怎么還不拜謝呢?”

        一番話又使民眾跪倒在地給10名大漢叩頭,口中不住地嚷嚷著表示感謝的話語。

        人散了,鰉魚用車拉回去了,10名大漢在夜間被秘密送走了。三岔河口一帶的水面和草原,又恢復了往常的寧靜。

        其實,哪里是天地神的恩賜。這次祭祀儀式和捕鰉表演,都是蘇姓族長一手策劃的。他秘密派人去黑龍江、烏蘇里江等地考察,得知那里捕鰉已經多年了,如今三岔河口出現怪魚興風作浪的現象,那是因為由于鰉魚數量迅速增多,而一些成魚游入松花江中下游產卵所至。考察者學到一些祭祀方法、捕鰉方法,并邀請10名赫哲人的魚皮韃子,蘇姓族長把他們神話成祭祀天使、捕鰉神將。

      蘇姓族長征集工匠,于開始捕魚之日同時建筑河神廟……

        錫伯族從此靠聰明才智征服了鰉魚,日子過得越來越充裕。他們摸索出許多更有效的捕鰉方法,常見的有鉤釣法,用黃檗皮(即黃柏樹皮)做成木漂,浮在水面,漂上浮有鐵鉤。鰉魚見漂,浮在水面,甩尾擊打,尾便扎在鉤上逃脫不得。還有一種叫擋亮子捕魚法。每到五六月間江水泛濫,魚多隨水進入分岔小河中。以柳條密編成笆,橫在河口,下流既無出路,上流又被堵塞。至秋后落水,用網打撈,大小無遺。還有“悶杠法”、冬季“鑿眼法”等。關于鰉魚的烹調方法也很多,煎、燉、炸、清蒸樣樣齊全,魚皮、魚鰭、魚鼻等都是名肴,鰉魚丸子、鰉魚餡餃子味道很鮮美,魚頭、魚筋的烹調很講究。煎、蒸魚干(即魚匹子)是市場上的搶手貨;清蒸清燉鰉魚味道特別清香;那殺生魚更是松漠一絕。用魚皮制作服飾更是世間少有。女人和兒童專剝魚皮、曬魚干,收藏過冬。魚皮可做衣裙和襪,均染上藍色。婦女帽如兜鍪,衣服多用魚皮,而緣以色皮,邊綴銅鈴,與鎧甲相似。

      伯都訥的錫伯人不分男女老少,每天不輟勞動,雖然既忙碌又辛苦,但日子過得很充實,他們歡天喜地。但是,這樣日子持續了近70年,到了康熙朝中期情況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錫伯族人被逼南遷,奔向絕塵。這是為何呢?欲知后事,且看下章。

      根據伯都訥鰉魚貢民間傳說改編

      捕捉鰉魚、食用鰉魚和鰉魚祭、鰉魚貢,做為一個歷史階段已經遠遠地過去了,然而圍繞鰉魚的奇特的鰉魚文化現象和傳說故事還保存在典籍史志和人們口頭上,記載在這片白山黑水的大地上......

      小伙伴們且備好小板凳和瓜子,

      咱明天,接著開講~~

      來源:伯都訥文化研究會

      圖片:整理網絡

      編輯:孟 ? ?娜 ? ? 范立莉

      寧江區互聯網信息中心

      主辦


      Copyright ? 蘇州水產種苗養殖聯盟@2017
      精品玖玖玖视频在线观看,国产自国产自愉自愉免费24区,国产裸体美女视频全黄,久久99国产综合精品